依靠“擦球”赚钱,试着测试非法的边缘,应该停止这项特殊服务。

我们国家人口众多,并且拥有全产业链,消费潜力极大。现如今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逐步呈现,我们国家14亿人口具有着巨大的消费需求,各行各业也都在不断推陈出新冒出商机,一大批新型职业形成并且逐渐流行。例如品酒师、奶茶代喝员以及专业挨骂员等新职业,虽然看起来略有点不可思议,但确实是符合市场的需求而诞生的。

冷门职业的存在,并非是个别人一时兴起的结果,而是市场逐渐选择的成果。但是有一种类型的小众职业,却打着服务的幌子,在合法的外衣底下售卖非法的特殊服务,以此牟利。例如年轻人喜欢去的KTV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就存在着不少灰色空间。

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和完善,KTV行业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唱歌场所了,而是综合了美食、轰趴等等元素的新型娱乐方式,刚问世以来,KTV的发展速度之快,令人吃惊,各种不同风格、不同受众人群的KTV竞相开张,老板赚得盆满钵满。

虽然近几年来的年轻人对KTV的热情正在逐步衰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KTV仍然是各大年龄层的人主要的娱乐方式之一,毕竟相比其他的娱乐方式,KTV既能消遣,对于成本和物质的需求又不高,能使身心放松,性价比还是很高的。

但是KTV赚钱也是有套路的,相比从前,现在的KTV无疑是个综合性娱乐场所,可以开Party,可以热舞,喝酒玩游戏,花费从几百到几千不等,已经成为很多人聚会的优选去处。

尤其是到了晚上,各个包厢相互隔开,灯红酒绿,生意火爆。虽然从2016年以后,市场逐渐饱和,KTV的热度逐渐下降,很多青年人都不再热衷于去KTV,但是不可否认,KTV仍然是老百姓最欢迎的娱乐方式之一。疫情的突发给以KTV为主的歌舞娱乐行业带来了暴击, 2020年,歌舞娱乐行业总营业收入缩减至807亿元,相比前一年下降了接近50%。

很多KTV在这一波冲击中关停转手,即便勉强撑下来的活跃度也很低。再加上近年来兴起的探案剧本杀、实景密室逃脱等聚众娱乐方式,更是让本就门可罗雀的KTV雪上加霜。于是不少商家打起了“擦边球”,采取多种手段在其他地方赚钱。

典型的就比如酒水与小吃,众所周知,KTV里禁止自带酒水前来消费,但是KTV的酒水要比外面零售的贵不少,有的甚至贵了一倍。但只要不是太离谱,大家出来玩的图个开心,也大多不会计较。但相比于房租水电音响设备等成本支出,光靠酒水显然并不能把成本挣回来。

我们时常听到的在KTV消费过万,也不是光喝酒吃小吃就能花这么多钱的,显然还另有其他服务。有的商家为了能够赚钱,提供了一些“特殊服务”,即推出陪酒陪唱人员,有男有女,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即年轻靓丽,颜值较高,性格符合大众的审美,拥有不错的歌喉与身材,有的娱乐会所甚至明码标价,将陪酒服务划分等级,不同级别的陪酒陪唱人员出场,提供的服务不同,所收取的费用也各不相同,商家还不时举办活动诱导消费者成箱买酒,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晚上消费少则几千,多则几万。

借助所谓陪酒陪唱的形式,私下与前来消费的客户进行一些情色交易已经并非歌舞厅的秘密,这些商家和年轻男女已经不再是游走于红线边缘了,而是已经触及了法律与道德的红线,这些年来有关部门不断加大这类黄赌毒乱象整治,虽然还未出台相关规定细则,但只要触犯了法律红线,就不能逃脱惩罚。

除了KTV,不少行业都存在着牟利的“灰色空间”,赚钱无可厚非,但是要在法律约束的范围内,顺应市场规律,不断探索消费者需求,创新形式,既能满足大众娱乐需求,又能实现盈利,而非侥幸在违法的边缘徘徊,否则到最后不仅生意没做好,还赔了夫人又折兵就不值当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