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闺女和义女如何选?《小不惜》南建龙的采用表示了他婚姻的奥妙

亲闺女和继女的孩子都想上顶级补习班,但名额只能有一个,老爸豁出老脸求来的名额该给谁?《小舍得》中,一向偏向亲生女儿一家的南建龙做出了让人意外的选择,他把这难得的名额给了继女田雨岚。看似不近人情却道尽了南建龙两次婚姻的真相,哪有什么人间真爱,不过是权衡利弊的结果而已。

建筑院的老院长南建龙一生有两段婚姻,前妻高贵优雅有气质但却十指不沾阳春水,是个十足的“长公主”,想吃牛排都得女儿到家里亲自烹制,更别提动不动就要参加文艺彩排的雅好;而续弦的妻子蔡菊英没文化没气质,几乎就是个保姆般的存在,每天负责洗衣做饭还得看着南建龙的脸色过活,惹得继女田玉岚整天意难平,只想给亲妈争口气。

从两个女儿及孩子回家聚餐的待遇来看,南建龙的心里是偏向亲生女儿南俪一家的,外孙女夏欢欢得了主持一等奖,他忙不迭的安排聚餐庆祝,小外孙夏超超从进门就被抱在怀里,这份欢喜想藏都藏不住。

所有叫儿女回家聚餐的镜头里,南建龙从来只跟亲生女儿一家视频邀约,怕南俪不来还每次都耍赖般地用一对外孙的期盼来“要挟”。但反观继女田玉岚呢,好像只是附带,唯一一次显示邀约,是他给继女婿发了文绉绉的邀请函,看似周到却没什么走心的真情。

送礼物的细节也能看出差别对待。给欢欢和超超的礼物每次都别出心裁且根据孩子们的年龄和喜好而来,但给继外孙子悠的礼物却两次一样,而子悠这么点的小孩却已经学会了隐忍和佯装感谢。要知道子悠也是“富家子弟”,爷爷奶奶动不动就拿钱砸的那种,但在外公家里却始终乖得跟什么似的,还会主动和欢欢道歉和好,可见南建龙在田玉岚一家心里的位置和权威性。

但意外的是,当课外辅导班名额只有一个,南建龙却给了子悠。这实在有点不合理,很多人可能会猜测这是“小三”蔡菊英的枕边风起了作用,但实际上却是南建龙的平衡之策。

他对前妻未必无情和不留恋,从他离婚多年依然守着对前妻永不进家门的承诺就能看出来他心里的在意程度,毫无疑问他在前妻面前是绝不会吆五喝六的。

但在看透两人的生活不搭调又面临性命之忧后,他果断选了更适合照顾自己的蔡菊英,与其说情投意合,倒不如说是为求“自保”的选择。

表面看去是蔡菊英的温柔和体贴征服了南建龙,但从他对蔡菊英的呼来喝去、偷偷查账单的细节来看,他对二婚妻子从未有过真的感情,交出名额无非是换得一份新感激,以维系更多表面平和和换来更为稳妥的晚年生活罢了。毕竟一个连俩闺女吵架都会主动将自己女儿叫到屋里“教育”的人,怎么会掌握不好这点平衡之术呢?后面他卖了墓地给亲闺女钱就更能说明这点了。

平日里他把温情和爱都给了南俪一家,如果这次还这样,蔡菊英和本就不满他的田玉岚未必不会伤心离开,这样于他的幸福晚年百害而无一利,毕竟田玉岚不是没有能力供养她的亲生母亲,身体更好的蔡菊英也完全有能力脱离他而生活。其实聪明如南建龙也很明白,即使他再一次伤了南俪的心,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儿也不会弃他不顾,两权相害取其轻自然要给子悠。

其实也不用为蔡菊英悲哀,在这段再婚感情里,不但南建龙没有真情,蔡菊英也未必是真的“小绵羊”,这个能为外孙去课外辅导班撒泼耍赖的老太太绝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她的隐忍和委曲求全无非是贪恋南建龙能给她和女儿的庇佑和可能的帮助,为此即使要忍点委屈也在所不惜。

而后来得知南建龙卖了墓地钱给亲闺女,她的大爆发就足见这个女人隐忍的目的。所以综合起来看,这场婚姻无非是各取所需的交换,真相虽残忍却没什么可说的,成年人的选择自己能承担后果就好了。文/玛德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