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中国画画得面目一新,不顾品评连接革新,现大作全胜国际艺术节

他把国画画得面目全非,不顾批评继续创新,现作品入围国际艺术节!在同行看来,赵寒翔对中国画的创新,自始至终是一种很强大的“破坏力”。这也是赵寒翔遭到批评的主要原因。

▲赵寒翔彩墨山水《梦归山野》之秋日(局部,全图见文尾)。

一是敢于用中国画颜色,以色代墨,对“水墨为上”的中国画的传统进行彻底的颠覆。二是个性化的随意泼洒,既不讲究章法更无布局可言,抛弃了中国画以精心巧妙地布局至上的传统。三是用西方现代绘画的形式与技巧来表现中国画的意蕴,彻底打破了中国画一笔一墨煞费苦心地写意造境的传统。

这三大与传统背道而驰的手笔,让赵寒翔的彩墨大写意中国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批评,甚至指责他把中国画画得面目全非,纯粹是涂鸦之技,是剑走偏锋的野路子。

赵寒翔并不为外界的批评所动,继续走他的创新突破之路。他认为学中国画一定要有突破。

因为前代的大师们已经把山水、花鸟的笔墨玩到了极致,你不突破就没有出路,更谈不上立足。

但是你想有所突破,必须打破原有的束缚,这其实比守正更加难,风险也更大,并不是你一突破一创新,都能成功。这还需要时间的检验,还需要经过岁月的大浪淘沙。

尽管明知前路凶险,赵寒翔还是乐此不疲地走下去,他相信自己探索中西结合的画法并没有错,只要将中国画的笔墨精神留下,以色代墨,借助更具现代感的西方绘画技法,同样可以把中国画画好。赵寒翔笔下的中国画,已经变成了彩墨画,选用的色彩也与中国画的设色颜料不同,所展现的也是西方油画的色彩。他的彩墨花卉,看了,让人无法辨认这是具体的哪一种花,哪一种叶。

他的花花草草,总是朦朦胧胧的,没有很清晰的轮廓,似乎只是一种象征性的。

尤其是泼彩的叶子,有时疾速如风暴,有时恬静如梦幻,它所表现的花与叶仿佛只是画面上弥漫的一种情绪。为此,有人认为这是在糟蹋中国画的传统,把中国画搞得面目全非。

但是也有的人认为,赵寒翔这种别具一格的画风,给传统的中国画带来了新的活力。比如他的彩墨花卉有“花非花,雾非雾”的妙趣,有“烟雨浮世,狂花倾城”的情感,有“穿透人心,因爱无憾”的力量。与传统水墨画相比,它讲究用笔,追求“写”的效果,一笔下去要表现出骨、气、神。

而赵寒翔的彩墨画则是以色代墨来表现用笔,但笔笔有力度,来表现画面精神和内在的功夫。另外,传统水墨画讲究墨分五彩,用浓、淡、干、湿、焦来表现它的变化和韵味。彩墨画则是色墨混搭,色压墨,墨冲色,两者呈现的层次特别丰富,神韵更足,有着鬼斧神工的奇效。

顶着压力前行的赵寒翔,在继续突破和创新中,把彩墨山水和花卉系列、大写意花鸟演化为一种现代意义上的人性化和个性化。此时的赵寒翔,用评论家的话说,已不追求一枝一叶的韵味和一点一滴的得失,也不迷恋那种赏心悦目式的“小美”,而醉心于创造一种似真似幻、讲究整体气势和整体精神的“大美”。“让个性化作品中意象的造型与形象的内涵相契合,灵性的神态与随机的生发相辉映”。

为此,他创作的笔触更加豪放,用色更加大胆,个人风格更加凸显。

以致于当年法国卢浮宫博物馆馆长佛朗索瓦看到赵寒翔的彩墨花卉后,连问两次“这是中国人画的画吗?”在得到肯定答复后说:“这是画在纸上的印象画!”

而赵寒翔最有印象派色彩的是大写意花鸟,不仅有大自然中的原生态,展现出多种多样的生命情趣,而且还流淌出野逸横生的韵味,让人好生喜爱。

赵寒翔独创的彩墨山水、彩墨花卉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承认,在中国当代画坛独树一帜。

从2009年开始,赵寒翔先后被中国书画研究院等机构评为“中国十强书画家”“中国画坛十大家”,被授予“中国新长城艺术家”“三十位影响当代艺坛画家”“中美杰出华人艺术家”等荣誉称号。

从2014年开始,他的彩墨山水、彩墨花卉、大写意花鸟等系列作品被当作国礼,先后赠送给南非总统祖玛、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等,开始走上国际市场。▲索尔贝格首相办公室主任现场展示赵寒翔的国礼作品。

2019年,上海合作组织工商文化经贸论坛峰会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举行,赵寒翔的彩墨山水《梦归野山》成为唯一指定的官方礼品,并在“一带一路——丝路文化中吉艺术交流展”上大放异彩,受到广泛称赞。

▲赵寒翔的彩墨山水作品被上海合作组织工商峰会指定为唯一礼品。

赵寒翔还被邀上台代表中方代表团发言,成为唯一一个在国际舞台上发声的中国画家。

今年,赵寒翔的彩墨画系列,入围洛杉矶国际艺术节暨比弗利艺术线上展,成为少数首批入围艺术家之一。。

相关文章